公告版位


。×小公告×。

魔王大人不要鬧1-4販售中




。×站外更新×。

愛創作文學網

創世小說

鏡文學





。×合作×。

《嗨!我穿越了,啊?你也穿越啦?》:貓邏




。×個人信息×。

噗浪

粉專

信箱:t5632000@gmail.com




目前分類:妖系列-冉之卷 (2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番外

 

(換儀秋視角看看)

 

「儀秋,敎我吧,敎我這個是什麼?最後了,最後敎我這是什麼吧。」

 

「……這是眼淚啊,懶懶。」

 

「為什麼有眼淚?」

 

清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雀的行進方式很特別,他不像其他的妖用法術或用飛的,而是張開翅膀來到一處反射影像的光亮處,一眨眼,就落到了那熟悉的某個房間。

是「鏡」。

只要有能反射鏡面的地方,雀這出生在鳥雀之國的妖,就能自由的來往兩個世界,甚至是跨越空間的穿越。

「到啦!」雀放開手,讓綠痕輕巧的落地。

大人正坐在桌前使用著筆電,上頭的網站是妖友們常常聊天的地方,綠痕可以看見部分藍冉與知了的對話紀錄。

見到他們來,藍冉停下動作,溫和的笑了。

千百年前初次見面的冷漠模樣,彷彿在時間的磨損下,消逝無蹤。

「綠痕。」

「大人。」

清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之後的部份綠痕不清楚了,牠只是一直昏昏沉沉的,直到某天重新睜開了眼睛。

看著陌生的房間,綠痕從竹製的床上爬起,牠張望了下四周。

牠以為,牠應該已經死去了?

死在了牠本該守護好的人面前。

 

咿呀。

木門被推了開來。

背著陽光進來的,是反射出銀光,全身壟罩白色光芒下恍如仙的──大人──

 

清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時間荏苒而過,隨著小冉君逐漸長大,閒言閒語便更多了。

就連那些純然的孩子們,也開始明白了自己的父母們是如何不待見對方。

 

「就是那個分家的?未婚懷孕的?」

「什麼玄貓啊……沒想到現在還有人相信這個。」

「哎,那小孩才多大?還不到五歲吧?」

 

雅儀愈想愈覺得不對勁,在這四面迎敵的地方,親情甚至很少,她久留總感覺不太妙。

反正她本來就只是想找個暫時棲身之所,那麼邊做離開這個地方的準備會比較好。

清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好在分家也沒做得太絕,總歸是親人,所以古老世家的底蘊依然殘留一些,家業也還有。

雖然不多,只能像常人一般工作、開業,甚至還有與過去不來往的人們合作,到最後什麼本家分家的,早已模糊不清。

 

而對於玄貓的期盼,也只剩下傳聞和笑談。

只有在每十年一次,將十六歲以下的小孩送到舊家去,算是象徵意義,也算後人對於前人繁榮的景象惋惜罷了。

 

 

×

 

清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張家破敗的很快,比以前都還要快,不是指錢財什麼的,人心被侵蝕的很快。

這麼幾千幾百年下來,說沒有積蓄沒有古董,那是不可能的。

在這紙醉金迷的年代,分家聯合抵制了本家。

白髮蒼蒼的老婦人揮舞著棍,怒目道:「只有被玄貓認可,能繼承家業的人,才能得到張家的財產!」

旁邊的中年男子嗤笑了聲:「都什麼時候了,還在講那種鬼怪的事情,到現在誰看過那玄貓出來啊?老太妳也沒看過吧?」

其餘人也跟著哄笑出聲。

婦人憤道:「那是因為玄貓只出現在繼承人面前,瞧瞧你們現在的模樣,難怪你們這代玄貓不出!」

「哎唷,律師你瞧,這老到分不清幻想和現實囉!偌大家業能交給這樣的人嗎?」

「就是啊!老人家老了就該休養了啊……」

婦人憤怒敲著柺杖:「你們胡說什麼!我可還清楚的很!」

清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餅舖到了某代便關上了,有些人考取了功名,做了小官。

有些人轉去開業別的店面,或著是承租了田地,成了農人。

 

沒有天災和疫病,張家的分支是愈來愈多。

更何況不是所有人都像儀秋和冉君他們一樣,終生只娶一妻。

 

人多了,嘴雜了,自然也有了種種紛爭。

看不下去的、過不下去的,也早就斷絕關係,走得乾淨。

就像最初的三泉與花那般。

清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冉君的身體愈來愈差,就算他跟儀秋他們一樣是健康的老人家,也敵不過時間歲月。

而這種時候,綠痕會有些恍惚。

牠會在冉君午睡時,就像是他出生以後自己一直做的那樣,趴在窗邊,假寐。

然後在那暖陽陽的秋日照射下,依稀聽見某些聲音。

 

「綠痕、綠痕!」那是充滿活力的君兒。

「綠痕哦!吃飯啦!」是慈藹不失溫柔的花。

「綠痕!」還有威嚴但總是對牠笑呵呵的三泉。

「你好,綠痕,我是儀秋……」總是溫和笑著的,大人最重要的儀秋。

清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如果哪天你後悔了,用法訣呼喊我的名字,我會察覺。」

大人將指尖上綠色的光芒點進了綠痕的胸中,直入靈魂深處,那讓綠痕有些暖洋洋和慵懶。

大人還是太疼牠。

牠知道牠可以藉著大人多給的精華能量,將自己魂魄修復的速度提升。

 

大人離開了張家,也沒說要去哪,他什麼也沒帶,亦如來時那樣輕便的離去。

綠痕靜坐在門前,就像當初送走冉君一樣,送走藍冉。

只是牠不知道這一次,還有誰會告訴牠對方平安與否,還有誰會安撫牠對方歸來的時間。

牠所熟知的長輩們,應當在身後站立著的那些人。

還有那對大人來說最重要的人。

清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若我遠去……?」藍冉似乎笑了,他的眼神沒有悲傷,沒有苦痛,只有濃濃的堅定。

綠痕,看過這個眼神。

在冉君結婚的時候。

「綠痕,為什麼你總這麼說?」藍冉問著,微笑著,身形飄邈,恍如仙。

綠痕趴在地上,靜靜地道:「大人,您會去尋找儀秋大人的,那時候,你需要一個人或妖,將這個家的記憶守護下去。」

這一點早在最初,綠痕就察覺了。

不是地域性的妖,也不是季節型的妖,大人總與其他的妖不同。

他可以走遍天涯,也能為了個小小的人類駐留。

大人從不像牠。

清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人類總忙。

連吃飯睡覺都忙。

但或許不是因為他們想忙。

而是因為,他們的壽命,不趕緊忙完的話,就來不及了……

 

×

 

時間飛逝,冉君的孩子誕生又成長,兩老也早已在欣慰和幸福中離去。

哪怕大人再怎麼努力試圖挽回也一樣。

清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冉君是在第三年才揹著包袱回到了家中,君兒一見到他便撲了過去,緊緊抱著,像是再也不願分開。

接著是後面聞聲而來的兩位老人家,和儀秋。

他們團團圍著他,又是笑又是拍,卻沒人問過冉君考的怎麼樣。

綠痕羨慕的在他們腳邊轉圈圈喵喵的叫,直到被抱起來,擁進熟悉溫暖的懷抱中。

「我回來了。」冉君的眼依舊是那樣的,溫和閃亮,以及多了一些綠痕不認識的成熟。

但看著冉君的笑,綠痕不在乎了。

只要他好好的,乖乖的,安全並快樂的。

那牠什麼也不在意。

 

清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大人、大人。

如果您去遠方,請讓我保護這一家人……

請讓我保護這一家人……

但別問,為什麼……?

 

×

 

冉君的身姿漸漸抽高,從最開始的小娃娃,逐漸變得挺拔俊秀。

但他還是那樣笑的,一雙眼彎起來就像兩枚月,黑亮黑亮。

清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冉君三四歲左右,綠痕出了一趟遠門。

因為來自牠出生地的地方,被外來的小妖給佔據了。

雖然牠一直以來都對那地方沒什麼感情,但不知是不是與儀秋一家人相處的緣故,牠偶爾,也會想起所謂的「家」這種東西。

那邊的樹靈還好嗎?

那區的人類會受影響嗎?

那時一同長大的野貓們,還要不要緊?

注意到綠痕有些心神不寧的藍冉,將一些法術凝聚到牠的體內,還給了他一些道具,就放牠離去了。

 

清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貓妖的名字,叫做懶懶。

是儀秋取的。

但貓妖不喜歡別人這麼叫牠,牠對外的名字,叫做藍冉,牠真正的名字,只允許那個人呼喚。

 

而野貓,不,綠痕。

從那天開始以後,牠也不知道是怎麼被藍冉大人發現的,大人也開始稱呼他為綠痕。

 

雖然有些彆扭,但因為是大人,所以綠痕也只能勉為其難的回應著。

清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君兒度了過去,但身體卻明顯的虛弱了。

屋頂上的野貓和貓妖,沉默地望著底下的情景。

 

嬰兒的哭聲劃破了天際,所有人滿佈汗水的臉卻都是洋溢的笑臉。

 

是男孩子呢,大人。

「嗯,是啊。」貓妖曲起一隻腳,將手肘靠在膝蓋上,有些豪邁地飲了口酒。

君兒應該沒事吧,大人。

貓妖望向了野貓,從來只對儀秋溫柔的翠綠眼眸,在野貓沒察覺的時候,溫和了些。

清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羨慕?

野貓第一次質疑起貓妖所說的話,那麼弱小的、殘忍的、需要聚集在一起才能生存的人類。

牠會羨慕?

 

野貓瞪著在院子裡,與貓妖一同下棋的儀秋,齜起了牙,隨即被若無其事掃來的綠色冷眸給驚得跑回住處。

 

牠才不羨慕呢。

牠是妖。

不需要與人類相伴生存。

清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其實野貓也不明白自己為什麼這麼堅持,在擁有意識以後,逃亡的、遇見的大妖也有幾個,但都沒有讓牠如此堅定的想留下。

或許只不過因為是第一次被妖出手拯救。

或許只不過是因為逃亡太累。

或許也只不過是因為……在貓妖身邊的靜謐安詳的獨特氣氛,讓牠感到親近和好奇。

 

雖然貓妖總是獨自一妖地待在屋簷上。

 

×

 

清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大人、大人……
若您遠去,請讓我代替您,守護這一家人……

 

 

×

清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04c90254d0a0d43e04959c1a60ca8dfb

(感謝雪子畫圖/因為沒有冉君所以放懶懶的>D這是以前雪子催稿畫的)


---


「呼……」

那是在一個夏天的夜晚。他從房間裡跑了出來,晚上的院子在星空下感覺很神秘,有一種探險的感覺,他穿越迴廊,跑到父親書房外的院子中,然後,他看見了。

沙沙。

清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