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小公告×。

魔王大人不要鬧1-4販售中




。×站外更新×。

愛創作文學網

創世小說

鏡文學





。×合作×。

《嗨!我穿越了,啊?你也穿越啦?》:貓邏




。×個人信息×。

噗浪

粉專

信箱:t5632000@gmail.com




目前分類:[輕小]童話(完結) (1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開始!」貓依舊帶著大大笑臉喊道

男子站在水邊,將斧頭給丟下去,一陣金光閃過,一個幽魂緩緩從水中浮起,一手拿著完好銳利的斧頭,一手則是男子原先的斧頭

「咕」男子發出聲音,那幽魂朝他點頭後,將完好的斧頭交給他,又緩緩沉下去

「嘎啊」在學恩倆人警戒的盯著男子時,女孩突然轉過頭來盯著他們:「呀哈」她咧開嘴,眼球滾動

「唔!」學恩一驚,一手往後護著櫻薰,一手握緊脖子上的菱形項鍊,回盯著女孩

「來了」而從頭到尾都盯著男子的櫻薰,瞇起眼,看著那男子轉身

「咕嘎!」

砰!

瞬間,男子跨出巨大的步伐朝他們衝來,膿水不斷從他臉上滑下,而女孩則被他拖在身後:「呀哈」血流滿地

清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碎石撲滿的小路上,走著一個金髮的男孩,男孩的懷中,抱著個金髮女孩

小路逐漸拓寬,轟轟的水聲由小轉大,再繞過一個彎,芒草堆中立著普通的木屋,木屋旁是見不到邊的黑色河道,猛烈的水流沖刷著河道,發出巨大聲響

在木屋旁,一個身著長袍,挽著髮髻的長髮女子,正坐在一台紡織機旁,而女子身邊,則是一個足夠兩人行走,一樣見不到底的黑色窄橋

「就是她吧?」學恩望了望女子,快速跑去,沒記錯的話,那個自稱叫做梵澔雪公主的天鵝,是要他們來找她的

她說,織女有一件特別的衣裳,可以讓人飛翔

學恩抱著櫻薰,跑到女子身邊

女子沒有反應,眼中一片黑,沒有瞳孔,她靜靜的朝著織布機呆坐

「請、請問……」學恩有些怯懦的道,巨大的水聲蓋住他的聲音

學恩也發現這點,他鼓起全身力氣大喊:「請問!」只是,女子仍沒反應,他有些緊張

只是想起梵澔雪曾經警告他不要亂碰任何東西,特別是什麼針的,他只好乖乖努力喊著

清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somewhere far away

 

to a true Elsewhere

 

please take me there

    

                   Clampclover

 

一處小島的沙灘上,兩名金髮的孩子緊握著雙手倒臥其上起伏推退的海水沖刷著兩人,溼透的衣服晃動,倆人全身都沾滿著泥沙和少數貝殼,風輕吹起,颯颯的椰子葉間灑下些許光線。

清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接魔童話)

 

楔子

 

「廢物的孩子!」

父母失蹤後五年,身邊的人們總是這麼罵他們。

這時,他們都會緊握住彼此的雙手,沉默。

「你們的父母很偉大。」

直到有一天,為了躲避拿他們出氣的人們,他們無意中闖進一間偏僻的房間

清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出來了。」站在高樓內的帕雅,很冷靜,很冷靜的道。

「什麼?」男子愣了愣,一臉的徬徨,帕雅看了看他的臉,嘆了口氣,然後勾起抹溫柔的笑容

「振作點,你可是國王呀。」她湊上前,拍了拍男子的臉,然後轉身走出門口。

「什……什麼?」男子一愣,呆滯的望著帕雅的背影。

帕雅轉過身來,對他微笑。

「別擔心,一切我來負責就好。」

所有的事,她來就好。

然後,轉身,直直的走出門外,只留下還在發愣的男子。

她的背,挺直。

 

清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帕雅啊——我們該怎麼辦才好?該怎麼辦啊啊啊!」在麻子走後,門外又闖進一名金髮男子,五官跟男孩有些相似,只是頹喪的臉和驚恐的表情,將原本還算俊帥的臉扭曲難看。

「叫麻子寫篇魔王復活記?」相反的,帕雅卻在此時不合時宜的勾起微笑。

「帕雅!妳在胡說什麼?啊啊……對了,都是妳的關係!這一切都是妳害的!要不是妳的主意,我們也不會變成這樣!」男子抓亂自己的頭髮,衣裳也胡亂扯亂,整個人看起來邋遢不堪。

「嗯,是啊。」帕雅沒有否認,只是很安靜的將眼神稍微離開城牆,望向那明顯立在對面的黑色帳棚。

是他嗎?魔族真的會復活嗎?還是只是單純來報仇的呢?

「什麼叫是啊?妳快想想辦法啊!」男子的聲音難聽扭曲,他抓狂的抓住帕雅的肩膀,雙眼佈滿血絲,臉扭曲的似乎比些許魔物還要猙獰。

「我會想辦法的。」帕雅輕一皺眉,然後揮開男子的手:「只要裡頭有『人』走出來。」她指了指那黑色帳棚。「只要有人走出來,我就知道怎麼做了。」

無辜的魔族呀,是她利用了他的善良,所以,應該也是他來報仇的吧。

 

山丘上,黑色布幔輕飄,白皙纖細的手輕輕拉開,走出個有著銀色長髮、一紅一黑雙眼,左邊嘴角露出長長銳齒和黑色羽翼的斯文男子

清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學因望了望城堡,然後又望了望跑到角落去鬧彆扭的,傳說中的路人甲魔皇大人,嘆道:「唉,那就開始吧。」

語落,金髮魔物歡呼一聲,扭動身驅往魔物堆滑去,而布廉則被影子放開,緩緩垂下,黑暗重新籠罩。

「皇。」學因道。

「幹嘛……」傳說中的路老人家,縮在角落劃圈圈。

「您是傳說中的路人甲,被忽視是正常的哦。」學因無奈道,這就是他不想接觸皇宮的原因,這隻魔皇不知道為什麼,老喜歡纏他。

「哦,這樣哦……」路老人家繼續畫圈圈

「嗯,對了,如果您肯把我的身體還我,影子借你玩幾天怎麼樣?」學因微笑道,聞言,學因身邊的影子震動了會,卻又靜下來,不語。

「嗯,人家還要。」路老人家,回過頭,變成個千嬌百媚的大波浪髮美女,朝著學因咬唇拋媚眼。

「……要什麼?」學因忍了忍

「人家要那個嘛……你想要的寶物呀!」魔皇微露香肩,撒嬌道

清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風颯颯響著,枯黃落葉滿地,乾淨的樹梢隨著輕輕晃動

一處被整理乾淨的山丘上,群聚著眾多奇形怪狀,狼頭虎面、蟲面人身等的怪物們,而在怪物中央,則立著一個簡單美觀,完全不搭的黑色帳棚

黑暗的棚內,陽光輕灑在中央的桌上,書頁翻動,沙沙聲飄蕩在靜謐的空間中

沿著手的主人向上,那是個有著銀色短髮,一紅ㄧ黑眼的俊美男孩,此時的他正盯著桌上的書,卻不時的抬起看著……蹲坐在桌上,一個酷似烏鴉的生物。彷彿是為了幫牠翻頁似的。

啪刷!

帳棚的布幔突然被拍了開,刺眼的陽光瞬間潑了進來,一個綁著辫子的小女孩,蹦蹦跳跳的往桌邊衝去。

布幔飄下,棚內再度暗下。

「吶!吶!學、學,你看,人、類,說我死,了耶!」

清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楔子

 

魔王被殺死了!偉大英名的希迪斯王子帶領著我們,殺死了那可怕的魔王!

皺爛的紙張,隨風孤單擺蕩,另一端被緊握在早已冰涼的手中,手的主人空洞的望著天空,血泥滿地。

一隻手突然伸出,迅速抓走那早已被泡軟的紅紙,被扯動的手輕動,然後靜靜躺下,靜,除了風聲外,沒有其他聲音。

 

---

嗯,簡單說就是接在惡童話後的

我忘記楔子很短了ry


清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時間飛逝,學因帶帕雅回去後已經過了四天,期間不是沒有懷疑過,只是不知道爲什麼,只要看見帕雅那天藍色的眼倒映著自己,不是心漏幾拍就是呆滯,然後也就忘了該質疑什麼。

「呀!走開!」帕雅尖銳的聲音從他頭上響起,砰的,學因抬頭望去,塔上的木窗被大力關上,被夾斷的黑色羽翼,部分緩緩飄落,部分被木窗死死夾住,而受傷的嗜骨鳥則是嘎嘎逃走,血水滴落,搖晃斜飛。

「……」學因沉默,說真的,其實他很不喜歡怕雅的這種個性,只是……他嘆了口氣,沿著塔往上看去,藍天讓他心情慢慢好轉。

算了,畢竟她很柔弱呀。

學因搖了搖頭,微微笑後繼續做著他原先在做的灑水工作,順著他踏著的淺淺草皮,學因眼前的是巨大化的玫瑰藤蔓,灑過水的美麗玫瑰在風中輕輕晃動,陽光灑落,閃閃發亮。

巨大的藤蔓包圍住整座屋子,嚴格來說,是個建在小山丘上的小型城堡,不知道是誰荒廢在這而讓學因回收居住,斑駁的牆壁佈滿細細藤蔓,破損的屋簷用葉片遮掩,在巨大玫瑰花外頭,繞著淺淺小溪,清澈見底的溪水,除了亮晶晶的陽光外,就是靈動的水中生物們,在往下頭,便是人去樓空的小村莊。

「爲什麼會這樣呢?」學因微微往後靠,一腳架著水管繼續灑水,另一腳則是踩在牆上。

為什麼心底一直有個警告的聲音,他卻全然不管的寧可沉醉?

「是信任嗎?……」

學因靜靜的望著水花,彩虹隱隱閃動。

清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三天後,一處森林半空中的空氣一陣扭動,一隻腳突然出現踏上泥地,然後從空中走出一個黑髮男子。

陽光從樹梢間灑進,蟲鳴鳥叫,微風輕拂,學因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這麼美這麼舒服的世界,爲什麼大家都討厭呢?而且人類也不是都很差呀,他真的搞不懂。

他掛著無奈的笑容,稍微抓了抓頭後往外走去,高聳的樹木,隨著風輕輕擺動。

學因走在隱匿在草叢中的小小道路,出了森林後還要繞過幾個小山坡才會到家,要不是因為怕直接出現在家中被人看到,他也不想走這麼遠的路,要知道,現在的他除了多一點魔力和體力外,其餘能力,是跟人類差不多的。

「沙沙」,前方的草叢不自然的騷動著,學因依然掛著微笑,沒有任何情緒波動的走著,眼中一片淡然。

「沙沙沙……」草叢騷動的更大聲了,學因經過草叢身邊,卻沒有想要停下來觀看的意願。

反正,不是獵人就是動物吧。

「沙沙沙沙」草叢劇烈騷動「啊!」一聲柔柔的,嬌嫩的驚呼聲,從草叢傳出。

……嗯?

清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個星期前,學因在魔界商場中到處閒晃著,整個商場是個大大的普通廣場,在廣場中間突起個台子,上頭只有一些熱門、任務看板和一些「人」在宣布重要事情;

其餘想要買賣東西的,只要不要擺在靠近台子外圍一公尺處,你愛怎麼擺就怎麼擺,而且要不是怕太過混亂可能導致商品會混在一起,有些「人」甚至連免費發放的普通分隔破布都不想擺。

整個商場混亂吵鬧,卻又有著一定的秩序。

「學因老師,您早。」

「早啊。」

學因微笑,在魔界中「老師」是僅次於魔界統治者的尊稱,能獲得老師的身分,除了本身有一定的實力外,便是擁有魔界中獨一無二的特殊能力和受歡迎度,而獲得「老師」稱呼的人,通常都是人界所謂的「世外高人」,連統治者都極少指揮得動。

學因因為身分的關係,這裡頭有不少認識他的「人」,他帶著微笑邊走邊跟那些「人」打招呼,其實說起來,整個商場中唯一長的像「人」的,只有學因一個人。

其餘的「人們」,不是只有臉是人、身體是動物外,就是臉上長滿眼睛或短角,更別提其餘特色鮮明但卻看不出是什麼的生命。

清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楔子

 

他是一根骨頭,正確來說,他是附身在骨頭上的靈魂

滿地的灰燼帶著濃厚的焦味,覆蓋住那根不起眼的森白指骨上,黑色的濃煙緩緩升空,房屋石柱倒塌破碎,風吹起,捲起淡淡的煙灰消散,只剩溫熱的水塘中翻起片片白肚。

原本,這裡很正常的。

附身在骨頭上的靈魂這麼的想著。

在事情發生之前,他是個「人」,這裡是他的家,一切就如往常一樣沒有絲毫變化,直到那件事發生,他才會待在自己的右小指骨內。

紅光輕輕從毀壞的屋內亮起,他知道,那是他從魔界商場拿回來的東西。

原本……他是不打算用那個的。

 

清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