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小公告×。

魔王大人不要鬧1-4販售中




。×站外更新×。

二維秀

創世小說




。×合作×。

《嗨!我穿越了,啊?你也穿越啦?》:貓邏




。×個人信息×。

噗浪

信箱:t5632000@gmail.com




目前分類:冉之卷-番外 (1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1

 

在一個夜黑風高的晚上,黑色的影子拉長,走出了一隻甩著貓耳的身影。

他的身型稚嫩,有些單薄,略淡的臉上帶了些小小的惶恐。

「儀......秋呢?」

夜雨間,依稀能聽見他這麼呼喊著。

卻無人回應。

2

 

清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的名字是你取的。

 

因為是你我才接近你的。

 

你一直都是你。

 

你不是他。

 

他是誰?

清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楔子

 

「一隻羊、兩隻羊、三隻羊……十五隻羊……二十隻羊……」

 

憶秋躺在軟軟的大床上,望著天花板,百無聊賴地數羊。

 

藍冉進房間時,看到的就是這付模樣。

 

他莞爾一笑,翠綠的眼中滿是溫柔,並且以不驚擾對方的方式靠了過去。

清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如果能讓你許一個願望,你會許什麼?」

 

憶秋聽著這莫名出現的聲音,不以為意地皺起眉道:「你是誰啊?」

 

「我是誰不重要。」聲音的主人好脾氣的說著:「你只要回答這個問題就好了,不吃虧的。」

 

「許什麼願望啊?」憶秋滿臉不耐煩地瞪著無人的巷子:「我只想快點離開這裡,回到隊伍中去!其他的根本不重要。」

 

清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加一。」那人這麼說。

 

「加什麼啦?」憶秋無奈的回答道:「為什麼突然說這個?」

 

「一加一。」那人還是堅持這麼說。

 

「所以啊……」憶秋瞪著床上的人,端著稀飯道:「你生病就好好躺著,在玩什麼一加一?」

 

「一加一。」那人始終溫和的神情和聲音,默默地染上一層委屈。

清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520  

 

01

「懶懶你在做什麼?」憶秋從後面抱住懶懶,趴在他肩膀上看他打字。

「嗯?」懶懶貓耳動了下,他側過臉,柔軟的貓耳蹭過憶秋軟軟的臉蛋,懶懶好脾氣的笑道:「我在工作啊,儀秋。」

「哦……」憶秋撇撇唇,他瞥了眼鬧鐘:「做這麼晚?很多事嗎?」

「嗯,還好。」提及此,就連懶懶也忍不住苦笑道:「只是最近情報有點亂,幾個妖友出了點問題。」

「這樣啊?」憶秋茫然地點頭,懶懶通常不會跟他說這方面的事,憶秋也不會過問,他再度瞥了眼鬧鐘。

「嗯,儀秋不睡嗎?很晚了哦?」懶懶跟著看向時鐘,指針恰好指向了十二點。

「嗯,我要睡了。」

清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雨下在晚上,淅瀝瀝地,半開的窗戶吹進冷風,伴隨著絲絲雨滴。

那時見面時似乎也是這樣的,總是在下雨,濕淋淋的,打從骨子裡透出來的寒,卻又比靈魂深處的感受要暖上幾分。

懶懶說,初次見面時,是大雪過後的晴天。

在接近融化的時期,是最凍的時候,他與他相識、相笑,並且相互陪伴。

「沙沙……」

前方的電視還在響著,憶秋坐在客廳的桌邊寫著習題。今晚懶懶說要出門一趟,所以不在家,空氣彷彿靜下來似的,縱然窗戶開著,透進大半的雨,但憶秋卻一點想關上的慾望也沒有。

他將最後一題填上,並且收進書包中,憶秋望了眼吵嚷的電視節目,突然覺得不耐煩,他將電視給切掉,空氣瞬間變得更加安靜。

彷彿被雨的聲音給包住了,溼透的風不斷地送進,很涼、很冷,憶秋依舊不想起身,他將自己埋進沙發中,想像自己也埋在雨的聲音之中。

懶懶說,被吸引的原因,或許是因為儀秋冬天那過多的溫柔和溫暖。

溫柔?

清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不愛你了。」

灰貓的眼睛很冷憶秋發誓他不曾看過他那麼冷清的對待自己,灰貓手攬著那模糊的人影,眼神眷戀,但卻不是看著自己。

憶秋覺得自己從打從骨頭深處都冰寒起來。

他知道那個人,黑色的長髮,溫和的氣質,斯文的臉上總是帶著微笑。

那是自己在夢中看過無數次的……自己!

 

『我喜歡你。』

依稀記得,那個人曾經這麼說。

灰色的眸子靜靜地望著他,深情的讓人深陷其中,無法自拔。

清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trick or treat。」

聽見門鈴聲而前來開門的憶秋,無語地望著底下身高大約到腰部,銀髮拖地,頭上搖晃兩隻貓耳──一隻斜掛著可愛的小帽子、身上穿著可愛的吊帶服裝,臉上是顯而易見,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狡黠笑容。

「懶懶,你在做什麼?」憶秋握住門把,半靠在門上,無力地問著。

「萬聖節啊,笨儀秋,不給糖就搗蛋。」藍冉一甩尾巴,將用藍色彩帶裝飾的籐籃提高,或許因為是孩子模樣,翠綠的眼在陽光下,彷彿是反射的寶石般,非常漂亮,只是那得意的表情卻也更加突顯。

「是憶秋。你已經在搗蛋了。」憶秋翻了個白眼:「什麼萬聖節啊,這裡是台灣,沒人在玩那個啦,最多送糖而已,你還不如去玩愚人節快樂。竟然還變成小孩子的模樣,你不怕你那群妖友看到嗎?」

「真無趣啊,儀秋。」藍冉卻好像沒聽到後面那句話似的,突然地半垂下耳朵,連尾巴都垂在地面上,軟軟的童音似乎帶了點嬌憨和委屈。

「呃。」憶秋一愣,心中好像有什麼被戳了下,這讓他忍不住認真了些:「懶懶,你怎麼了?」

「萬聖節啊……」藍冉低下頭,將籃子垂在腿前,臉上是有點寂寞但又似乎是平靜的表情:「是妖怪的節日呢。」

「嗯?」憶秋腦中似乎想到什麼,但仔細去抓又抓不到,他有些煩躁的騷了搔頭。

「以前我在『旅行』的時候,有陣子是住在國外的。」懶懶看著地面輕輕地說,近秋的寒風將兩人的髮和衣吹動著:「從剛有這個節日的時候,就看著了,那時候跟一些朋友們,會好笑地跟著扮演這個遊戲,真的到人類家去要糖吃,當然,造型不是這樣的。」他將一手伸出,捏向頭髮,一瞬間銀髮由接觸的地方蔓延出金色的,頭髮瞬間縮短,而貓耳和貓尾則消失無蹤。

清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03

 

比起懶懶,現在的憶秋似乎更像貓。

 

將碗槽洗淨,並且把果醬扭緊放入冰箱後,懶懶思索著笑了起來。

 

在住進這裡後,懶懶確實費了一些心思,才將心灰的憶秋給重新拉起,不是法術沒用,而是他不願意,他不想用這麼膚淺的方式面對他珍惜的人。

 

所以其實懶懶知道,憶秋一直很清楚他在做什麼,只是藏在笑容和眼神底下,保持距離。

 

清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納骨塔的煙灰繚繞,精緻的現代建築,和完善的草坪雕刻,時過境遷。

這麼多年下來,連掃墓的習慣都改了。

 

望著人潮洶湧的廣場,香爐插滿了又拔走、拔了下一秒再度被插滿香,燒金紙的地方也被控管,統一燒燃了天。

藍冉有些恍惚。

 

掃墓。

對他來說,一直有種特別意義。

因為他總是替那個人掃。

 

清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02 憶秋

 

其實一開始,憶秋也跟其他同學一樣,都是在快遲到的時候衝衝忙忙衝下樓,衣服凌亂、頭髮隨手撥過、就這麼抓著書包衝出門;然後跟大家一起擠那多到嚇人的早餐店、隨便買了能填肚的食物,並且在早自習的時候,邊咬著邊看書,準備考試。

 

真要說吃了什麼,他會歪著頭想半天,然後說不出所以然來。

 

「早安,儀秋。」然後認識那個總是笑著的人,是在一場雨後,應該說,是在很小很小的時候遇見的雨後。

小時候的憶秋攀在窗邊,看著那人撐著傘、淅瀝瀝地站在外頭跟院長說話,灰色的長髮無風自動,表情很溫和,卻有一雙翠綠色的眼睛。

那是只有他才看得見的灰髮,和翠綠色的眼睛。

 

清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01 早餐

 

將鮮奶從冰箱拿出,倒入小火煮的平底鍋內溫熱、接著再將烤好的吐司去邊。

懶懶臉上帶著微笑,在廚房中忙碌著,這一世的儀秋討厭番茄,所以只夾上生菜、小黃瓜、和火腿,將完成的土司放到盤子上後,將平底鍋的火關掉,蓋上蓋子繼續溫熱。

然後再拿出新鮮鬆軟的麵包,切成幾片放在桌中間,打開蘋果、草莓、巧克力醬等放旁邊,最後,懶懶再將鍋蓋打開,伴著溫熱的香氣,將牛奶倒入瓷杯中。

 

這些動作都已經非常習慣。

 

他將手擦了擦圍巾,朝著樓上喊道:「儀秋,起床吃早餐了──」聲音溫煦不急促,卻能清楚地傳達到上頭,等到側耳傾聽確定摟上有動靜後,懶懶才繼續準備起自己的那一份,用咖啡豆研磨的咖啡。

 

清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00

 

「儀秋,節日是什麼?為什麼你們人類總有那麼多大大小小的節日要過啊。」

「節日,是敬鬼神、紀念先祖等的傳統大事,對人類來說非常重要哦,笨懶懶。」

 

01

 

星期六假日早上,憶秋茫然地被藍冉從被窩中挖起,他睡眼惺忪地任由藍冉將他身上的衣物脫下再換上,也不知道是睡迷糊了還是已經放棄抵抗。

「儀秋、儀秋,醒醒,好了。」

等到穿戴完畢,藍冉壓低聲音,半哄半啞地貼在憶秋耳邊說道,瞬時間憶秋像被炸毛般狠狠向旁邊躲去。

清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01儀秋vs懶懶

 

「生日快樂?」

晃著貓耳的懶懶,好奇地趴在樹梢上望著儀秋。

儀秋面帶著微笑,優雅地站在樹下,他一手捧著被布蓋住的籃子,一手對懶懶招招手,懶懶便立即跳了下來,跑到儀秋面前。

他歪著頭:「儀秋什麼是生日快樂?」

「生日快樂啊……」儀秋將籃子放到懶懶手中,看著他直直盯著卻乖乖不打開,將尾巴捲在腿邊的模樣,寵溺地笑了。

「我是從書上看到的呢,聽說在更遠的國家中,會替孩子出生的那天慶祝,跟我們只在特定年齡才會慶祝不一樣。」儀秋的聲音很輕柔,並且成功地吸引懶懶將視線投在自己身上。

「可是儀秋,我不知道我的生日是什麼時候耶。」懶懶雙手捧著盒子,貓耳一邊立起一邊半蓋,頭依舊歪歪的。

清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藍冉看著餐桌前彆扭的人兒,和餐桌上熱騰騰冒著香氣的湯,有些愣住。

湯裡頭有著白色和粉色的各種小湯圓,還夾雜了綠色的萵莒和其他的菜等,憶秋別開臉,死命地盯著電視機,熱氣似乎能將他的窘態給遮蔽。

「世界末日,怎樣都好啦……但那天是冬至,沒有吃到湯圓,現在想補吃啦。」

「你這幾天出去工作,又去幫忙妖了吧,剛好隔壁的奶奶在搓湯圓,我去幫忙,順便煮回來的啦……」

「……」

「你、你幹嘛都不說話?」憶秋有些懊惱的回瞪藍冉,卻迎上了帶著笑意,柔情似水的雙眸。

瞬時間他的臉整個紅了起來,憶秋推開餐桌站起身:「看什麼看啦!你要不要吃?」

「我好高興,憶秋。」藍冉的聲音低低溫溫的,很好聽,像是在憶秋耳邊靜靜地安撫他那般。

「……」憶秋咬唇瞪著他,嘟噥道:「為什麼突然喊憶秋……」

「憶秋,你不吃嗎?」藍冉微笑,主動執起湯杓,替自己舀了一碗。

清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一日,下午兩點。

 

「懶懶,聽說今天世界末日耶。」憶秋懶洋洋地趴在沙發上,對著敲著鍵盤的藍冉喊道。

「對啊,儀秋。」藍冉豪不在意的回覆了,手上的動作沒停。

「……懶懶你一點都不在乎呢。」憶秋撐著下巴,歪著頭:「因為是妖怪嗎?」

因為是妖怪,所以對人類傳言的訊息嗤之以鼻嗎?

藍冉一頓,停下動作後轉過身體,他歪著貓耳望著沙發上慵懶的戀人,眼神一片溫柔:「儀秋相信了?」

「……才沒有呢。」憶秋別開眼,將桌上的遙控器按下,轉到嚷嚷不停的新聞台。

只不過自己對於人類世界的訊息還是會有些在意而已。

在學校與朋友聊天。

清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午後,冬日的暖陽懶懶地灑著街道上,看著減少的人群,想起前幾天熙熙攘攘的熱鬧情景,恍如隔世。

門上的春聯依然嶄新,他還記得這是他親自挑選,並且親自黏上去的。

只是不善美工的自己,將那春聯貼的有些起伏,給那冷風一吹,便晃了晃。

 

憶秋托著腮,來到廟前的涼椅上坐下,咬著饅頭,有些索然無味。

今天是年後的第二天,春聯鞭炮攤販早已收起不用說,但就連廟口擺玩、販食的攤販,昨天還見得著人群湧動,今天卻一瞬間被清了空,若不是仍有幾位老人家閒暇地散步,他真要懷疑人都消失了。

其實憶秋也不是真的想要玩、或是買些什麼,但生性好動的他,這麼多年下來,始終無法習慣曲終人散。

哪怕過節的氣氛還在鼻尖殘留。

哪怕隔年依然會再度熱鬧起來。

但目光所及,皆是消散的跡象,他仍感惆悵。

清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