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小公告×。

魔王大人不要鬧1-4販售中




。×站外更新×。

愛創作文學網

創世小說

鏡文學





。×合作×。

《嗨!我穿越了,啊?你也穿越啦?》:貓邏




。×個人信息×。

噗浪

粉專

信箱:t5632000@gmail.com




目前分類:[輕小]老提爾(完結)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老提爾  

 

\雪子的圖/

超漂亮的啊(炫耀)

最近參加了朋友的工作室,因為妖暫停緣故所以先從舊的短文開始放

結果意外獲得了這個封面(艸)雪子我太喜歡你了wwwwww

以下是文案

 

----

清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將水關掉,我走出浴室,隨手拿起每天有人送來的的乾淨毛巾擦乾身體。

夏天的夜晚,逼近秋天,所以天氣有點太涼了。

我將布習慣的纏到腰上,來到客廳,拿著發放下來的蘋果往嘴裡咬。

 

大概是老了吧,竟然想起這麼久以前的事。

 

112300號瞪大眼睛望著我,滿臉不敢置信。

命令書飄在地上,沾滿血跡,但上頭的內容依舊清晰可見:偉大的帝國制度下,不能容許污點存在!所以用配給的匕首,清掉一個內圍的、墮落的、沒用的蛀蟲,即可錄取。

清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外圍工作將近十年,我身上被老師庇護的痕跡早就消失殆盡,我有著同樣黝黑粗糙的皮膚、粗壯的體格、沙啞大笑的喉嚨,尖銳聲響便工作、寬容時間便休息,偶爾睡土堆、偶爾睡112300號那,甚至能吃比別人高級一些的食物。

112300號還是很喜歡來找我,來聽我說許許多多的老師的故事,或著是與首都不同的外圍故事,112300號似乎是少見的,原本就是首都人的人,不曾缺乏食物,所以它也不曾被父母迫害過,它總是很嚮往外面的世界。

在首都是極少極少才有孩子的,尤其是愈內圍愈高級的愈少,最高級的我不清楚,但我知道大部分的人都選擇孤老死去,而人員的補充就從我們這些外圍的人選拔。

 

「提爾,還在工作啊?」

那天也逼近秋天,夜晚有種涼意,112300號帶著微笑經過我的土堆。

「呵呵,是啊***。」我笑著望著它,手邊一鏟一鏟地刨著土,外圍的種植地很少有成功的,但上層總讓我們每隔一段時間就去試其他的土地。

如果能種成功有了蔬果,就會被給予一些賞賜,甚至直接選拔進內圍。

清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那天我做了惡夢,糯糯美麗閃亮的黑髮被人吊在樑柱上,雙手雙腳被綁著,然後有個人不斷猛踹她的肚子。

一下、兩下、三下。

糯糯發出尖叫和悲鳴,然後,她發現了我。

眼神空洞。

 

我趴在自己的土堆上,不斷乾嘔著,胃早就在離開112300號住所時吐的乾淨,只剩胃酸不斷折騰。

 

瘋了瘋了,我喃喃自語。

清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感謝帝國!

頌讚帝國!

偉大的帝國,您的寬容、您的賜予、您的恩惠,若沒有您,我們只能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

您是世上最完美的帝國啊!

而我這卑微的存在,會拼死完成您所下達的所有職責!

頌讚帝國!


清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12300號。

是我在不斷躲避帝國狩獵兵後遇到的人,它跟我和糯糯和老師一樣,有著少見的黑髮。

第一次見到它時,它穿著厚重的工作服、從前方巨大的工廠中後門走出,它只是淡淡地望了趴在地面,灰頭土臉的我、和身後拿著槍嘻笑的帝國兵一眼後,道:「從今天起,你是外圍的低賤的人種。」

帝國兵咒罵一句後退走。

我又被庇護了。

我還記得它眉眼間的細紋,和那如同母親般的聲音。

 

112300號帶我去它分配的房子,並扔給我一件破舊的男裝。

清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老師一向出門歸來的時間不規律,所以我跟糯糯也沒怎麼上心,只是跟著弟弟妹妹們小心並悠閒的度日,偶爾教導年幼的弟妹們認字讀書、偶爾在廢墟外圍處撿些小玩意回來,除了真的太過年幼的嬰兒外,大家都很懂事,也不太需要我跟糯糯兩人操心。

 

那天我跟糯糯暫時告別,前往大型廢墟去關注有沒有重大事項,這已經是例行行事了,就算我不去,平常其他的三個「兄長」也會去的。

「真幸運撿到玩偶,雖然有點髒,但糯糯會喜歡的吧?」我懷裡揣著有些破損、被扔在泥水裡的兔子玩偶,自言自語地笑道,我正在通過地下道往回趕。

突然,在要將石塊推開的前一刻,聽到了刺耳的槍聲。

怎麼回事!

怎麼會有人在學校開槍!

我立刻將石塊推開,往上一跳,週遭沒有人,倒是槍聲又響起了──是大禮堂那邊──

清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糯糯在看著我。

 

「感謝帝國。」

沖著浴室溫熱的水,我舒服的忍不住發出聲音。

洗澡,在我出生的地方根本不存在的辭彙,我拿起棉花擠滿泡沫,奢侈又憐愛地將它抹到身體上。

隨著進入「烤爐區」正式工作,我身上的疤痕和繭已經淡化許多,雖然還是粗糙黝黑,但也有一點點回到少年時期的模樣了。

浴室的熱氣讓眼前一片矇矓,我征住了。

 

清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楔子

 

把肉撕開。

是的,這是我正在做的工作,將被油與水滾燙過的肉塊勾起,架在發著滾燙熱氣的鐵叉上。

然後。

把肉撕開。

 

 

撒爾屠人場,今年,我在這邊工作了一整個夏天。走出那充斥著熱氣跟臭味的烤爐區後,我抬起頭,望見了整片閃耀的星空。

清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