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因望了望城堡,然後又望了望跑到角落去鬧彆扭的,傳說中的路人甲魔皇大人,嘆道:「唉,那就開始吧。」

語落,金髮魔物歡呼一聲,扭動身驅往魔物堆滑去,而布廉則被影子放開,緩緩垂下,黑暗重新籠罩。

「皇。」學因道。

「幹嘛……」傳說中的路老人家,縮在角落劃圈圈。

「您是傳說中的路人甲,被忽視是正常的哦。」學因無奈道,這就是他不想接觸皇宮的原因,這隻魔皇不知道為什麼,老喜歡纏他。

「哦,這樣哦……」路老人家繼續畫圈圈

「嗯,對了,如果您肯把我的身體還我,影子借你玩幾天怎麼樣?」學因微笑道,聞言,學因身邊的影子震動了會,卻又靜下來,不語。

「嗯,人家還要。」路老人家,回過頭,變成個千嬌百媚的大波浪髮美女,朝著學因咬唇拋媚眼。

「……要什麼?」學因忍了忍

「人家要那個嘛……你想要的寶物呀!」魔皇微露香肩,撒嬌道

「……您明知那是不行的。」還有一點,這魔皇也老愛跟他搶東西。

「不管不管啦!」魔皇跺腳:「難道你要我求你?」她輕一挑眉:「不行哦,男兒膝下有黃金,人家不隨便下跪的唷。」咬指,拋媚眼。

「……」學因閉了閉眼,他頭好痛:「請您恢復成男生再說好嗎?」

「哦……」嘟嘴,一個眨眼間,他又迅速換成一個,有著墨色長髮,穿著黑色大袍的高傲冷俊男子,而這,才是他的本來面目「你的寶物是什麼?」聲音低沉,冷淡

「皇。」學因微笑,沒回答:「可以把我的身體還我嗎?」只有這時候他才比較好溝通。

「那你那隻影妖要歸我?」魔皇淡淡勾起笑容,盯著地上的影子,影子一抖,更縮進學因底下

「不。」學因依然微笑:「只是借你幾天玩,這孩子很機伶,我很喜歡。」

「……你用烏鴉的模樣真可笑」魔皇沒執著什麼,掃了學因一眼道

「所以」學因無奈:「可以把身體還我嗎?」

「寶物是什麼?」

「……」學因無奈望著魔皇,唉,算了,也不是不能說啦

「天空。」學因輕道。

然後轉回身,讓影子又出現在半空中掀開布幔,他走了出去,抬起頭。

白雲輕飄蕩在天上,粉嫩的藍、純淨的藍……那是他好愛好愛的東西,不自覺的,他笑著。

只要看著天空,他的心情就會好轉。

「我想要的寶物,是天空。」

煙火四起,各式各樣的魔物們衝撞城門、城牆,詭異的嘶吼聲,震撼著城內所有人的心臟

天上的、地下的,城牆上的指揮官,見魔物們如潮水般湧來,不管身上沾滿的血跡,轉身大喊:「快!怪物快上來了!一定要守住這防線!我們絕對要保護我們的家人!」

音才落的瞬間,指揮官的頭顱就被身後的魔物一口咬下,卡住的脖子還被甩動飛向魔物群中,爭搶啃食,鮮血飛灑在一旁愣住的官兵們身上

魔物酷似獅子,卻有著跟頭不成比例的大嘴,身體除了鬃毛還算正常外,其餘皆佈滿魚鱗,甚至後腳上還有樸,而在魔物的尾巴上,則是長出了個沒有五官的人臉來,讓人渾身發毛。

「啊啊啊啊啊——!」一名似乎跟該指揮官關係良好的士兵,舉起大刀瘋狂的砍向那還在品嚐指揮官人頭的魔物,但因魔物皮粗肉厚的,砍了進去,反而拔不出來,魔物一個吃痛,轉過身張大那足足可以吞下三個正常人類的大嘴,口水滴落滿地,還可以清楚的看見齒縫中的毛髮。

轟!

一顆火球準確的轟上那魔物,魔物在毫無防備之下被轟下城牆,還來不及發愣,其餘的士兵連忙補上這缺口,僅剩差點也被吃掉的士兵在原地喘息。

「在幹什麼!」女子威嚴的聲音傳來,士兵一愣,連忙朝那個方向一個鞠躬後,顧不上傷心,連忙回去幫忙同儕們抵抗魔物。

聲音的來源,是個背脊挺直,有著一頭白金色長髮垂地,天藍色大眼的美麗少婦,這名少婦,正是希迪斯的皇后,帕雅皇后。

「……」而此時的帕雅,正站在高樓內,冷眼的看著城牆上拼死抵抗怪物的士兵們。

「母后?」怯怯的,房門被悄悄打了開來,一個有著金髮藍眼的可愛男孩,探出頭來

「你來幹什麼。」帕雅冷道:「身為一個皇子,你現在要做的是為人民保護好自己的生命!」

「……母后……」男孩嚇了跳,有些退縮,卻又一付想靠過來的模樣

「麻子。」帕雅叫道,而此時,一個有著麻臉的中年男子,迅速的出現在帕雅身邊。

「在。」他鞠躬道

「帶皇子回去,保護好他。」她的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盯著外頭,眼中閃動的,除了倒映的火光外,似乎還有點什麼。

「……是。」麻子走了過去,一把抱起有些不情願的男孩:「請跟我走,殿下。」他輕道,只是在離開高樓前,他深深的,深深的看了眼帕雅。那挺直的背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清淺 的頭像
清淺

清淺

清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