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飛逝,學因帶帕雅回去後已經過了四天,期間不是沒有懷疑過,只是不知道爲什麼,只要看見帕雅那天藍色的眼倒映著自己,不是心漏幾拍就是呆滯,然後也就忘了該質疑什麼。

「呀!走開!」帕雅尖銳的聲音從他頭上響起,砰的,學因抬頭望去,塔上的木窗被大力關上,被夾斷的黑色羽翼,部分緩緩飄落,部分被木窗死死夾住,而受傷的嗜骨鳥則是嘎嘎逃走,血水滴落,搖晃斜飛。

「……」學因沉默,說真的,其實他很不喜歡怕雅的這種個性,只是……他嘆了口氣,沿著塔往上看去,藍天讓他心情慢慢好轉。

算了,畢竟她很柔弱呀。

學因搖了搖頭,微微笑後繼續做著他原先在做的灑水工作,順著他踏著的淺淺草皮,學因眼前的是巨大化的玫瑰藤蔓,灑過水的美麗玫瑰在風中輕輕晃動,陽光灑落,閃閃發亮。

巨大的藤蔓包圍住整座屋子,嚴格來說,是個建在小山丘上的小型城堡,不知道是誰荒廢在這而讓學因回收居住,斑駁的牆壁佈滿細細藤蔓,破損的屋簷用葉片遮掩,在巨大玫瑰花外頭,繞著淺淺小溪,清澈見底的溪水,除了亮晶晶的陽光外,就是靈動的水中生物們,在往下頭,便是人去樓空的小村莊。

「爲什麼會這樣呢?」學因微微往後靠,一腳架著水管繼續灑水,另一腳則是踩在牆上。

為什麼心底一直有個警告的聲音,他卻全然不管的寧可沉醉?

「是信任嗎?……」

學因靜靜的望著水花,彩虹隱隱閃動。

不對,他也信任影子呀,還有魔皇跟很多魔族呢!再說了,帕雅也才認識不到幾天,要是平常的話根本不可能呀!

那到底是爲什麼?

學因苦惱的微微皺眉,只是嘴角仍習慣的帶著微笑,忍不住,抬頭望了眼被樑住檔著的塔,思緒偏飛。

他也不懂為什麼帕雅一到他家就把自己關在塔內,想不通,好多問題苦惱他好幾天,都想不通。

「砰!轟!」突然,一枚巨大的火球砸中學因身邊的牆壁,灰土從屋頂灑下,學因毫無防備的嚇了一跳,迅速退離牆壁,冷眼瞪向前方。該死!帕雅在塔上!不知道有沒有受傷?

不知何時,小山丘圍滿了人,冷兵器在陽光下白晃刺亮,幾名身著大袍的法師,微喘的退到一旁,而中央眾人簇擁的,則是個騎在白馬上,閃閃發亮、貴氣十足、金髮碧眼的男子。

「可惡的魔王!竟敢綁架瑞西絲國的帕雅公主!我這就替天行道!爲民除害!拯救我們可憐的公主!」男子拉開喉嚨大喊,一旁站在他身後的麻臉中年男子,則飛快的低頭不知道寫著什麼。

「……你說什麼?」學因眼一冷勾起懶懶笑容,淡淡的走出,踏上那被燒成灰燼的藤蔓,眾人因此驚嚇的退了幾步。

只是學因沒心思嘲笑,帕雅公主?什麼意思?

「可惡的魔王!不用狡辯了!攻擊!」男子大聲喊道,然後一個揮手,又是幾道儲蓄已久的魔法朝學因撲來,學因冷冷一笑,只是幾個轉彎就全數閃開。

想跟魔族人比魔法?太天真了吧。

他眼中閃著嘲弄,掛著笑容舉起右手,指一勾,黑色的火球出現在他手上,然後毫不客氣的朝人群堆中丟去。

「你這個卑鄙的魔王!」男子大聲喊叫,抓著依然低頭狂寫的麻臉男子,駕著馬踩踏著身旁的士兵身體安全躲開。

而也就這麼一下子,跟來的人群士兵們就少了四分之一,除去被他意思意思燒掉的人外,剩下的都是被男子造成的混亂踩死的。

「呵。」我卑鄙?學因帶著笑容,冷笑了聲。

「魔王!」

「可惡的魔王!」

「還我弟弟命來!」

「魔王!去死吧!」

突然人群間一陣嘩動,石塊朝他飛襲而來,學因這才看到隱藏在士兵後的群眾們,是……村莊的人。

「該死的魔王!去死吧!」這個猙獰大喊的老頭,是一星期前說要把女兒嫁給他的人。

「魔王!可惡的魔王!」這個大嬸,那時還在雨天怕他著涼幫他熱了鍋湯。

「去死!還我弟弟命來!一定你害死了我弟弟!」這個淚痕滿面的女子,曾經感謝他在最後願意救她那早已死去的男孩。

「魔王!滾出我們家鄉!」

「壞人!」

「姊姊人家討厭他!」這些……是一星期前還會纏著他玩鬧的孩子們。

學因雖在微笑,卻暗中握緊拳頭。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為什麼一切都不一樣了?

「王子──救我!」突然,塔上的木窗被推了開來,帕雅無助的伸出柔弱的雙手,美麗的臉蛋上是滿滿的淚痕,在陽光下,甚至若隱若現可以看見那金色的翅膀。

什麼?

學因抬起頭,錯愕的連微笑都沒掛上,那天藍色的眼睛掃了他一眼,帶著嘲弄,然後回盯著同樣跟她閃閃發亮的「王子」。

「哦!美麗的公主!請不用擔心!身為希迪斯的王子,我會盡責的把這可惡的魔王拿下!請交給我吧──攻擊!」王子手一揮,穿著盔甲的士兵們,帶著尖銳的槍叉朝學因撲來。

學因僵著身體,無法相信自己看到了什麼。

那天藍色的眼中,寫的是什麼?

希迪斯,不就是她逃婚的人嗎?

「喀」巨大的鎖鏈套住他的脖子和四肢,一個用力,身子騰空,他完全不想掙脫。

「帕雅……?」學因喃喃道,人兒消失在他眼前。

「王子!我們偉大的王子!只有你才能殺死可怕的魔王!只有你能拯救蒼生!請你攻擊這個我們無法攻擊的魔王吧!」麻臉男子突然捧著他一直寫的書,站在人群中大聲喊道

「好的!」一把劍直挺挺的插入學因的心臟,他轉回頭來,掃過那王子後,盯著其餘的村民們。

「王子!」

「偉大的王子!」

「是你救了我們村莊,我們會感激您一輩子!」

村民跪地拜天,淚流滿面。

沒有人在乎他。

學因很淡、很淡的轉回頭,看著拿劍在他身體亂刺的王子。

痛?

呵呵。

「看什麼!你這個可惡的魔王!」王子似乎被學因眼中的冷酷嚇到,劍一個拔抽,劈砍學因的脖子。

頭顱在半空中劃出漂亮弧度,王子毫不留情的砍掉學因其餘的四肢和戳爛身體。

「王子!」帕雅從城堡內跑出來,嬌柔可人的撲向王子懷裡,天藍色的眼倒映的是王子,沒有學因。

「公主,妳沒事吧?」王子抱著帕雅,隨手將劍仍在地上,一臉深情擔憂。

「嗯,我沒事。」帕雅抬著頭,同樣一臉深情。

王子,救公主嗎?頭顱落地,滾動,黯淡的眼中餘留的是那倆人擁抱的模樣。

「王子啊!我感應到這魔王是可怕的魔龍呀!這些,可是龍骨呀!」麻臉男子突然鑽出人群,然後一臉驚喜的指著學因的身體。

「龍骨!真是太好了!公主,這就我們為民除害後所應得的寶物呀!」王子抱著帕雅,一臉激動。

「是呀!王子,那你快去採收寶物呀!」帕雅也感動的抓緊王子的衣裳,指著學因的身體。

再之後,就是大火燒了城堡整整三天三夜,以及沒人察覺,偷偷自動斷裂埋入土中的右手小指。

 

 

紅光淡淡的亮著,染紅破敗的廢墟。

「嘎!」的,一隻嗜骨鳥拍著羽翼撲向指骨咬住不放,然後被紅光吸引的跳飛到屋內。

「喀啦喀啦!」骨頭被狠狠啃咬吞食,這是學因真正隱藏在人體內的龍骨,如果可以完全吞下,那麼這隻嗜骨鳥肯定會成為第一個有意識的嗜骨鳥,如果可以的話。

「咕嚕嚕,嘎!」指骨被整個咬碎吞掉,只見嗜骨鳥突然倒在地上渾身抽續,黑色羽翼狂掉後長出光亮的長長黑羽,黑色的爪子更加的尖銳黑亮,裂成兩半的頭瞬間交疊。

「咕嘎嘎!」嗜骨鳥抽續一陣後,合成唯一的頭浮現個s符號,原先一般眼睛的部位則發出紅光。

「……」牠拍了拍翅膀,叼起那發著紅光的徽章。

人類……

殷紅的眼微瞇,牠拍著翅膀往上飛去,然後連同徽章消失在人界中。

 

---

下一篇是魔童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清淺 的頭像
清淺

清淺

清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