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後,一處森林半空中的空氣一陣扭動,一隻腳突然出現踏上泥地,然後從空中走出一個黑髮男子。

陽光從樹梢間灑進,蟲鳴鳥叫,微風輕拂,學因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這麼美這麼舒服的世界,爲什麼大家都討厭呢?而且人類也不是都很差呀,他真的搞不懂。

他掛著無奈的笑容,稍微抓了抓頭後往外走去,高聳的樹木,隨著風輕輕擺動。

學因走在隱匿在草叢中的小小道路,出了森林後還要繞過幾個小山坡才會到家,要不是因為怕直接出現在家中被人看到,他也不想走這麼遠的路,要知道,現在的他除了多一點魔力和體力外,其餘能力,是跟人類差不多的。

「沙沙」,前方的草叢不自然的騷動著,學因依然掛著微笑,沒有任何情緒波動的走著,眼中一片淡然。

「沙沙沙……」草叢騷動的更大聲了,學因經過草叢身邊,卻沒有想要停下來觀看的意願。

反正,不是獵人就是動物吧。

「沙沙沙沙」草叢劇烈騷動「啊!」一聲柔柔的,嬌嫩的驚呼聲,從草叢傳出。

……嗯?

學因眨了眨眼。

人類女性的聲音?

他停下腳步側過身,轉頭盯著那依然在劇烈騷動草叢。

「呀!嗚!」然後草叢中突然「趴」出了個女子,白金色的長髮在陽光下閃閃發亮,白皙的皮膚上有著許多細小的傷痕,華麗的衣裳纏繞住草叢,破爛狼狽。

「……啊,妳沒事吧?」

學因抿了抿唇後微微一笑,他毫不懷疑爲什麼一個柔弱的人類女子,會出現在森林裡面。

「啊?」女子身子一震,嚇了一跳後抬起頭,沾泥的小臉上,眨著天藍色的水眸,映著學因的倒影。

怦。

第一次,學因呆住了,他傻傻的看著女子一會後,才又一眨眼,不動聲色的回神掛起微笑。

「妳沒事吧?」剛剛是怎麼一回事?

「啊,不……不要緊的……」女子有些慌亂,趴在道路上的手臂,傷痕累累。

「這樣啊。」學因微微一笑「沒事就好,我先走了。」有禮的略一彎腰後,轉身就走。

太糟糕了,身為魔族人,剛剛竟然失神!學因瞇了瞇眼,難得的情緒有些波動。

「不……請,請等等!先生!請您等等!」大概是沒想到學因會真的轉頭就走吧,女子慌亂的抓緊手邊的草,不顧葉片又將自己的手劃出傷痕的大聲喊道,學因微頓,低頭停下腳步。

「……」學因的臉被樹梢的影子擋住,看不出表情。

「先……先生?」女子有些怯懦的道

「什麼事。」學因沒有回頭,依然低著頭道,情緒沒有起伏,他只是說出應該會回應的話而已。

「請、請問……可以幫我嗎?」女子的語氣中有著明顯的期盼和不安,雙手愈握愈緊,手掌內傷痕累累。

「……」克制點,這裡不是魔界,會這樣的要求,很正常吧。

學因低著頭,沒人察覺,他的眼慢慢的從紅色轉回黑色。

再說了,那是個女孩子,世界上最柔弱的種族女性。

「好啊。」他抬起頭,然後慢慢側過身,微笑。「妳家在哪?我送妳回去吧。」

人類,女性的人類,書上寫說,是要用來呵護疼惜的。

 

 

走出森林,學因雙手抱著女子,眼前是平緩的上坡,在往上看去,是木造的矮籬笆,幾棟簡陋的建築木屋在上頭聳立。

「到村內治療腳就可以回家了吧。」學因抬起頭看著山坡上的小村落,嘴角微笑眼神卻淡漠。

「啊?」女子一愣,睜大眼。

「嗯?怎麼了?」學因不解的低下頭。

「啊?啊!沒什麼……呀!那是什麼!」女子慌亂的別開眼,然後突然指著一個方向尖叫,然後右手抓緊學因的衣服整個人縮起來,學因因尖叫而輕皺了皺眉後,才跟著看過去。

只見一群群的酷似烏鴉的鳥在不遠處飛跳,為一不同的是,那些鳥的頭裂成兩半,中間還多了一個眼珠轉呀轉的,而此時的牠們正喀啦喀啦的啃咬著不知哪來的骨頭。

「……牠們只是嗜骨鳥啊,這種東西黑暗森林不是很常見嗎?」學因困惑的道

除了部份學藝不精的族人不會隱藏天生的骨頭外,這種生物除了長相詭異一點,其餘沒有絲毫可怕的地方,他轉回頭,繼續往村落走去。

「啊?是……是嗎?」女子乾笑了笑「啊,那個……我叫做帕雅˙瑞西絲,那你……你是魔族的人嗎?」

「啊?」學因內心一陣翻騰,他愣了愣,腳步停頓,眼神突然有些詭異的看著懷中的帕雅。「妳說什麼?」

「不!不是,我……那……那個,你不是從森林走出來嗎?」帕雅的有些被嚇到,眼神猶疑不定,然後懼怕的眨著大眼,盯著學因。

「……嗯,我是,妳可以叫我學。」天藍色的眼倒映著自己的身影,讓學因的戒心鬆懈不少,他強壓下自己內心的疑慮,繼續往上走去。

不過是個脆弱的生命,應該只是無心吧,人類這種生物,是很脆弱的……

至於不說全名,只是魔族人習慣性的保護自己而已。

「嗯……那就好……」女子聲音有些小聲,學因雖聽見了,卻沒多做其他反應。

應該,不會有事吧,都是影子在他離開的時候跟他說些有的沒的,他才會這樣不安。

學因無奈的笑著搖了搖頭,決定把內心的疑慮忘掉。

都在這生活了十幾年,也沒發現有什麼不對啊,所以一定是他想太多了吧

學因抱著帕雅踏進了村莊內,他有些意外的看著荒涼的街道,原先還算熱絡的街上此時一個人影也沒有,木屋窗內安靜黑暗;遠處的田地也被荒廢,仔細查看路邊的桌椅,薄薄一層的沙證實人們至少消失一天

「……」他抿了抿唇,被撥動的心沒察覺帕雅悄悄勾起的一抹笑容。

「啊,都……都沒有醫生耶。」她輕眨眼,然後怯怯的抓著學因的衣裳,從下往上望去,天藍色的眼無助的望著學因。

怦怦。

「……」學因微瞇了瞇眼,那種感覺又來了,他仍習慣性的當沒事。「嗯,那我在這幫妳治療吧,妳家在哪?」他微彎腰,拍乾淨桌子的灰塵後把帕雅放了上去。

「咦?不!不是!」帕雅一驚,緊抓住學因的衣服不放,衣領被拉的老長,呼吸吐在彼此的臉上,學因有些尷尬的不知道該放手還是抱回。

「啊?」

「那……那個,我是逃婚的!請讓我住你那好嗎?」

 

---

基本上這篇短短的~

是因為當初是比賽文章

有限制字數(X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清淺 的頭像
清淺

清淺

清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