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小公告×。

魔王大人不要鬧1-4販售中




。×站外更新×。

二維秀

創世小說




。×合作×。

《嗨!我穿越了,啊?你也穿越啦?》:貓邏




。×個人信息×。

噗浪

信箱:t5632000@gmail.com




 

楔子

 

「一隻羊、兩隻羊、三隻羊……十五隻羊……二十隻羊……」

 

憶秋躺在軟軟的大床上,望著天花板,百無聊賴地數羊。

 

藍冉進房間時,看到的就是這付模樣。

 

他莞爾一笑,翠綠的眼中滿是溫柔,並且以不驚擾對方的方式靠了過去。

清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女孩沉默地看著眼前不動的黑色光球。

 

他們的週遭安安靜靜的,眼前所及只有一片白茫,除了黑球靜靜地飄浮外,再無其他。

 

所以女孩也不太能判斷這裡是哪裡。

 

她只知道,她被拉離無意識的靈體群後,眼前的光球就不斷在她身上融入些有的沒的。

清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楔子

 

……

 

為什麼……世界一片烏黑……

 

四周沒有聲音、沒有生命,什麼都沒有,好像已經這樣……漂浮了很久很久似的。

 

曙光似乎慢慢從遠方亮起,然後漸漸往自己方向靠近,再下一瞬間,整道光忽然快速地穿越過她──

清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主人無奈道:「你只有個子長是不是?心智還是小鬼啊!」他的手掌抵住那狄的頭,尖銳的角在食指和中指間穿過,毫髮無傷。

「主人、主人!」那狄沒心情管那個:「救他!救他!」

「救……」主人一愣,隨即低頭,這才看到地上的那個人類。

「他……」他猶疑了好一會,有些不確定。

「是吟遊詩人!是人類!」那狄喊著。

「哦。」主人恍然,然後沉吟道:「他怎麼會在這?」

「……不是、不是那狄殺的。」那狄弱弱道:「他跟著屠龍軍團來,試圖爬懸崖想去山谷,可能爬到一半力竭,摔了下來……」

「自己來的?」

「嗯!」那狄大力點頭,牠說:「主人他,他這二十年來,都在想你……」

清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孩子,出去多久了?

他還那麼年輕、那麼年輕……

那孩子跟我一起喝酒的時候,總是眼神發亮的看著我,總是我說什麼都相信。

那孩子跟我說,他替我去屠龍、他替我去復仇,他替我去找我的妻子和孩子……

他明明、明明……

什麼都知道。

他明明,什麼都知道……

外面是很可怕的啊!

清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切小心啊。」那狄這樣回著。

──嘰。

那狄想了想,又傳道:「中階的死掉沒關係,一有不對就立刻傳回來啊?牠們沒什麼智慧,繁衍也快,別賠上性命。」

──嘰。

「什麼煩啊?我這是關心好不好!」那狄邊嚷嚷邊關掉通訊,繼續趴在洞口等待消息。

人類軍團似乎殺上快接近高階魔獸區域,就覆滅了。

只剩下零零散散逃亡的。

那狄想了想,總覺得有哪些不對勁。

牠傳訊確定所有親獸都在後,就拍拍翅膀到處溜躂。

清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嗶!嗶!

火焰的鳥在天上盤旋,那狄趴在雪地中,懶洋洋的揮著耳朵。

──嗶!嗶!

「知道啦,屠龍軍團咩。」那狄回話著。

牠的說話方式很特別,既學著主人用人類方式說話,但又在喉間共鳴,讓對方聽懂自己的語言。

要說的話,就是牠一個喉嚨,可以說兩種種族的話。

雖然其中一種人類語言基本上都是白說的。

──嗶!嗶!

火焰的鳥繼續盤旋。

清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三章

 

那狄第一次見到屠龍隊伍,是主人離開的半年後。

牠那天只是照慣例到處溜躂,就聽見底下傳來了騷動的聲音。

那狄在好奇之下潛伏到一旁。

就看到這個畫面。

樹木倒塌。

鮮血飛散。

人類、人類……

清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然後又過了好幾天,大概是人類的一個月後吧?

那狄才又看見那名吟遊詩人重新出現在酒吧中,他一樣哭哭啼啼的喝酒講謊言,主人照樣在旁邊聽的不亦樂乎。

酒吧裡其他人也見怪不怪,偶爾還有人加入或調笑。

那狄是覺得挺無趣的。

但是牠沒資格對主人說些什麼。

所以那狄一直都是乖乖趴在肩膀上聽的。

牠不會跟主人說牠不想來,如果不來也只能待在山上,還不如多親近主人一些。

然後。

直到很久很久……不知道多久以後,雖然在山上是眨眼即過的時間,但不知道為什麼在人類鎮上總感覺很慢。

清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主人一直都是一隻人的。

哦,應該說是一隻龍。

那狄不知道什麼時候漸漸開竅了,牠比同年的天魔獸多了一些思維。

也不知道是不是常常找主人的緣故,還是被拉去聽人類講話的關係,總之牠愈來愈擅長思考了。

主人總是孤孤單單的,一隻龍。

雖然主人總是笑著的。

伸手負在後面,站在壁爐旁邊,靜靜凝視著夜空。

或者說斜躺在石頭上,翻著從吟遊詩人和酒吧老闆那要來的舊書。

又或者隨意的睡在廢墟的任何角落,偶爾太入眠會變成龍形翻身,轟隆隆壓垮一片廢墟。

清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